新闻搜索

联系方式

迎请热线:13599880596 ,18250538888(任先生)
迎请佛像QQ:55995089
邮箱:55995089@qq.com
传真:0594-2156860

大庄严佛像官网: http://www.fjfoxiang.com/
联系地址: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前沁村国家级木材加工区东方大道大庄严佛像工艺有限公司

首页 中国佛教装饰 南北朝时期的佛教装饰
南北朝时期的佛教装饰
2010-10-09 13:17

南北时期是汉地佛教大兴的时代,留存至今的南北朝佛教装饰可谓洋洋大观,从而使我们得以领略其时代风采。山西大同云冈石窟的绝大部分洞窟开凿于这一时期,也可以作为传世的这一时期佛教装饰艺术的代表。其他在甘肃敦煌的莫高窟、河南洛阳的龙门石窟等遗迹中,也都有不少于南北朝时期佛教装饰的遗存。

总体而言,南北朝时期的佛教装饰艺术主要有三大特点:一是大量吸限,甚至是直接移植了外来装饰的题材和形式;二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与外来文化的相互渗透和融合;三是体现了南北朝时期时代审美的特征。

佛教本是外来的宗教,在传入之初,从教义到外化形式带有浓厚的异域色彩是件很正常的事。在题材方面,佛经故事(包括了佛本身故事和佛传故事)占据着重要位置,与教义有关的如飞天、天龙、金翅鸟、狮、莲花等具有象征意义的内容也随处可见。此外,许多与佛教教义并没有直接关联的,作为纯粹装饰存在的各种动植物、人物和风景建筑等,尤其是洋洋大观的植物花卉装饰,是我国传统装饰中少见的题材,在这一时期的石窟装饰中却异彩纷呈,盛况空前。其中较为典型的如忍冬纹、缠枝纹、葡萄纹以及各种折枝花卉,可以说绝大多数植物花卉图案只是作为营造佛国仙境氛围的装饰。

上述装饰题材大部分是随同佛教的引进而传入中土的,有的题材尽管在佛教传入之前的中国装饰中就已有之,但被大量地应用并发挥出丰富的变化形式,却与佛教的发展有密切的关联,其中莲花是比较典型的例子: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装饰中,就有用莲题材作装饰的先例,但地毕竟是少数,在造型上也带较大的意象性,自南北朝以后,莲花主题的装饰便大量涌现,并且从写实到变形形式多样,仅云冈石窟中的莲形式就有二十余种,莫高窟这一时期的莲花装饰造型也十分丰富,这一现象的形成,当与佛教中把莲花视为圣洁、吉祥的象征物有直接关系。

从装饰的形式来看,南北朝时期的佛教装饰有相当一部分是直接运用外来形式的原形,最典型的是忍冬图案,忍冬纹的源头至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甚至更早的古埃及时期,后影响到犍陀罗佛教装饰,南北时期我国佛教装饰中所大量使用的忍冬纹几乎是原样移植,直到南北朝后期才逐渐出现变化的形式。其他还有缠枝纹、葡萄纹等也属此类。尽管如此,南北朝时期的佛教装饰艺术并没有被淹没在外来文化的海洋中,我们从引进与吸取的背后,仍能看到中华传统文化深厚的底蕴,看到本土文化对外来文化的接纳性,以及外来文化对本土文化强有力的渗透性。当然,这种渗透与改造毕竟尚处初期,要达到彼此消融并发展出新的民族样式,还取决于时间和社会环境等综合性因素的成熟程度,因此,这一时期本土传统精神的体现主要表现为中外因素的组合,也有少量的变化形式已经显现出中国化的端倪。中外组合的特点主要体现在装饰工艺和装饰造型两方面:

就工艺而言,中国在汉以前石刻工艺和彩绘壁画工艺技术就已炉火纯青,石窟装饰中所采用的浮雕式手法和彩绘壁画手法都与之接近,尤其是云冈石窟中的许多浮雕装饰,大多用减地平刻加阴刻线的手法,与汉画十分相似;在造型方面也如此,譬如,《天龙八部》中的龙完全采用了中国龙的造型,金翅鸟则与传统的朱雀造型相仿,佛塔也被设计成汉代重楼的造型。这种相互套用或组合的方式尽管还不能算是成熟的民族样式,但一个全新的民族样式正在孕育之中,如果说到隋唐时期民族化的形式已完全成熟,那么这一时期则奏响了民族化的序曲。这种过渡性特征,还可以从初显端倪的部分装饰造型中看出来,它们既非外来样式的原形沿用,也不是简单地套用中国传统的造型,而是在外来纹样基础上改造。

譬如二、三期窟中忍冬纹边饰,已由原形的三叶状发展为多瓣形,造型也更趋丰满圆润,结构变化也更加复杂多样,并出现了忍冬与莲花的组合形式,有的还在忍冬花叶间穿插了葡萄、石榴等果实类内容,使视觉效果更为丰富而具生气,自由多变的叶瓣和丰富多样的组合,对于闻名遐迩的唐代卷草纹的形成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南北朝时期佛教装饰的另一重要特征,就是体现了当时特定时代的整体审美取向。不同时代、不同民族和不同区域在审美追求上也大不相同,而艺术作品恰恰是这种审美追求的直观体现。汉地佛教装饰作为以汉民族为主、六朝文化为正宗的佛教艺术,时代特征尤显突出。

形成魏晋南北朝时代审美特征的因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战乱频繁的社会现实,二是对思辨智慧的追求、中国的艺术原则和审美原则的确立。

魏晋南北朝是我国历史上一个充满动荡和血腥的时代,“当时的现实是:从东汉帝国的瓦解到李唐王朝的统一,四百年间尽管有短暂的和平和局部安定(如西晋、苻秦、北魏等,当时长安、洛阳也曾繁盛一时),整个社会总的说来是长期处在无休止的战祸、饥荒、疾疫、动乱之中,阶极和民族的压迫剥削采取了极为残酷野蛮的原始形态,大规模的屠杀成了家常便饭,阶级之间的、民族之间的、统治集团之间的、皇室宗族之间的反复的、经常驻的杀戮和毁灭,弥漫于这一历史时期”,在这样的历史希望寄托在宗教中,将摆脱苦难现实的渴望转化成迷狂的神灵膜拜。统治者更希望借助于神的威力达到统治的目的,企图“作为神的化身来永远统治人间,正像他想象神作为他的化身来统治天上一样”,这也正是这一时期朝野上下、大江南佛佛教得以大兴的重要原因。

基于这样的历史现实,在当时的石窟装饰中,尤其是那些叙事性装饰画中,从题材到造型都令人毛骨悚然,如舍身饲虎、割肉贸鸽、五百强盗剜目故事等普遍流行,在表现形式上也十分恐怖凄厉,充满血腥,营造这些阴森恐怖场面的意图是为了表达一种灵魂的善良与美丽。在那些纯粹作为装饰和气氛烘托的装饰纹样中,则表现为严谨工整和有序,多为对称和连续结构,似乎是对纷乱无序的社会现实的无声抗议,也是对现实的一种精神超越。

魏晋南北朝是继先秦之后中国历史上又一个思想大解放时代,崇尚思辨智慧,重个人内质轻虚华外表,学术的研究深向人心之本。在艺术上也总结创立了影响恒久的审美原则,刘义庆的《世说新语》及以“六法”而闻名于世的谢赫的《古画品录》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两部典籍,从这些典籍中可以看出,当时人们追求的理想的美是内在、本质的、超凡脱俗的,那么如何将这种审美理想化为艺术的形象,就是当时士贵文人们所关心的事了,在文献中可以读到这样的人物描定:“时人目王右军,飘如游云,矫若惊龙”,“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可以感受到在这类描定中倾注了是人对内在精神本体的追求。绘画理论中则更加明确地指出了“以形定神”、“气韵生动”,并成为对后世影响巨大的美学原则。

在当时的艺术中,最能体现时人审美观的是人物造型艺术,包括绘画、雕塑的内的魏晋南北朝人物造型,表现出重神韵、好清癯瘦削的仙风道骨之像。这在石窟雕塑与装饰壁画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可谓“秀骨清相,似觉生动,令人懔懔若对神明”的绘画风格与佛教装饰同聘脉。不仅人物,在其他装饰题材方面,如植物花卉、动物、建筑以以自然景观的造型,也都受这种审美理想的影响,构成具有明显时代特征的总体装饰风格,劲秀灵巧而充满风骨之美的装饰造型,丝毫没有柔弱贫瘠之感,正相反,使人感受到其中凝聚着无限的内趋力,令人肃然起敬。

最后更新于: 2018-04-26 08:28
 

最快新闻

五百罗汉之金首尊者
金首尊者,即金头仙人,又称作劫比罗仙,迦毗梨仙、紧闭罗仙、迦夷罗仙、迦比罗仙,全称迦毗罗大仙,意译为黄头仙、龟种仙、金头仙、赤色仙等。他本是印度的外道之一,后来弃恶从善,皈依佛教。
所谓外道,就是佛教之外的修行者,《三论玄义》卷上的解释是:穷尽天地的至妙道理,达到内心清净无垢,就是佛教正道路;脱离佛教理法,做无益的幻想就是外道。金头仙人原是脱离正道的修行者,他主张“执有”,将易朽的物质当成追求的目标,所创立的派别被称为“数论部”。
金头仙人自以为法力高深,常常口吐狂言,不把佛教放在眼里。有一次,他听说某处正在举行盛大法会,特意带领弟子前去辩论。然而一经论辩,他的观点立刻相形见绌,结局自然是大败而归。
通过这次辩论,金头仙人终于认识到自己所持理论的局限性,从此他皈依正法,经过勤奋修持,终于获得正果。

莆田市大庄严佛像工艺有限公司是专业的铜雕佛像铜雕神像,生漆脱胎佛像,玻璃钢佛像生产厂家,有需要订制脱胎佛像,铜雕神像,铜雕佛像,玻璃钢佛像的高僧大德请来电咨询,本司铜雕佛像,铜雕神像,生漆脱胎佛像,玻璃钢佛像产品工艺精甚、质优价廉,欢迎选购!咨询电话:18250538888.

以上信息由莆田市大庄严佛像公司整理提供

点击查看更多五百罗汉像

最新案列展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