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联系方式

迎请热线:13599880596 ,18250538888(任先生)
迎请佛像QQ:55995089
邮箱:55995089@qq.com
传真:0594-2156860

大庄严佛像官网: http://www.fjfoxiang.com/
联系地址: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前沁村国家级木材加工区东方大道大庄严佛像工艺有限公司

首页 敦煌石窟鉴赏
敦煌石窟鉴赏
敦煌莫高窟第158窟----大型涅槃窟
2015-11-16 20:38

158窟的涅槃佛是莫高窟涅槃佛中最大的一尊,与同为涅槃佛窟的盛唐148窟相较,中唐158窟有何继承与创新?

首先两窟造像均是显密并存,以显为体,以密为用,这是唐代密法盛行以来的趋势,而相对来看,158窟“显”的部分增加了,也就是更强调其涅槃体性。整体造像内容而言,两窟体现涅槃思想的部分可由时间与空间的表现来对照:

1 千佛----三世佛

148窟窟顶与涅槃佛对应的是千佛,与前述39窟一样,都有法身相续不断的内涵,是将涅槃佛放在时间序列上看待。同样在表现时间序列上,158窟以南、北壁的立佛与倚坐佛与主尊涅槃佛共同组成三佛结构,代表三世意涵。

2.东、西方净土----十方净土

148窟前壁窟门两侧与主尊对应的是观无量寿经变与药师经变,同样的对应表现在初唐120 窟南、北壁就已出现。阿弥陀佛与药师佛均是现在于他方世界说法的佛,一在西方,一在东方,这是对早期以西方代表十方净土的进一步开展,以东、西方涵盖十方。东、西方的对应,有空间方位的意涵。158窟则是在窟顶划分出九个方位代表九方净土,并在床下方中央开一小龛,内绘净土变,代表下方,也就是此方净土,与窟顶合为十方净土。

158窟的十方净土是一大特色,也是莫高窟唯一的一例,对此十方净土,曾有学者做过研究,对其所依经典有不同看法。就石窟整体而言,窟顶刻意依方位绘九方净土而设计,从盛唐148窟就以东、西方净土对应来凸显净土方位的表现来看,158窟是强调十方净土,以与正壁涅槃佛、南壁立佛、北壁倚坐佛的三世佛对应,建构十方三世净土,其中有华严思想的影响,诠释主尊十方三世的清净法身体性。

在窟顶十方净土的表现中,东、南、北方净土佛前各有象、马、迦楼罗座,出自唐代金刚智所传的金刚部念诵仪轨,可推测此窟的十方净土或许有受到唐代密教金刚部的影响。而在西方净土佛前则是有楼阁、水池、莲花等的净土变,不符金刚部之仪轨,可能是要凸显其往生西方净土的信仰。

窟顶除了九方净土之外,还有与会的诸菩萨众,上有榜题:“ ⋯⋯菩萨摩诃萨八十人俱”,可以确认的各方菩萨众榜题名称,出自多部经典,其中23则可识榜题中有11 个菩萨名出自唐代义净译《金光明最胜王经•序品》中与会的诸菩萨众,而窟内前壁北侧壁画所绘正是金光明最胜王经变。(待续)

最后更新于: 2015-11-17 19:35
 
敦煌莫高窟第44窟--中心柱窟
2015-11-10 22:22

       莫高窟第44窟的涅槃变位在中心柱窟主室正壁( 西壁),同样为中心柱窟且在正壁表现涅槃题材的洞窟,在莫高窟亦见于初唐332窟与盛唐39窟。

      初唐332窟在西壁开一长龛,内塑涅槃像,身后绘举哀弟子,南壁绘有临终说法、双林入灭、棺盖自启为母说法、焚棺、分舍利等情节,是一铺绘塑结合、内容丰富的涅槃经变。此是初唐唯一遗存的一例涅槃变,其意义有二:一是上绍北朝中心柱窟以白衣佛为西壁主尊的涅槃意涵,间接左证白衣佛为涅槃佛的可能性;二是整窟造像内容涉及华严、维摩、法华,反映此时涅槃思想与诸大乘思想的融合。

      与332窟的多元题材相较,盛唐第39窟的涅槃造像内容就相对显得单纯。其后壁亦为绘塑结合的涅槃龛,但涅槃佛之外的情节就简单多了,只有弟子、天王等举哀像以及摩耶夫人奔丧的画面,龛外两侧壁与窟顶均是千佛。

      不同于前两窟的绘塑结合,第44窟中唐绘的涅槃经变是以壁画表现,而其璧画内容是承袭盛唐39窟的简单形式,涅槃佛身后绘举哀弟子、菩萨各一排,以及优婆离上升忉利天向摩耶报丧之情节。

      将涅槃题材置于窟内正壁,其中心思想已经很明确,但要完整解读其涅槃意涵,仍需藉由窟内与正壁对应的相关造像,兹将三窟主室的主要造像示意如下:对照三窟主室内的造像配置,可以发现其间的传承关系与变化:332窟主室后部以涅槃佛为主尊,周壁壁画反映着诸大乘思想与涅槃的融摄;39窟主室后部延续332窟以涅槃为主尊,周壁则单纯以千佛表现,中心柱东向面龛内上部绘说法图,传达佛法身相续不断的思想内涵,前部由三立佛改为三坐佛;44窟主室后部承袭39窟,而在前部中心柱东向面龛内的说法图改为华严九会,并加入净土经变与天请问经变,表现出将涅槃归于净土的开展。

      涅槃学派在南北朝盛极一时,到了隋代立五众更以涅槃众为首,当代高僧如吉藏、慧远等均曾为涅槃作注疏,涅槃义学的发展可谓达到颠峰。入唐之后,诸宗兴起,却独少涅槃一宗,令人怀疑涅槃在唐代之式微,但332窟的涅槃经变说明了涅槃此一议题在石窟造像中仍是重要思想之一。其窟内造像的多元题材,是隋代以来集南北朝义学大成而在初唐开花结果的展现。

332窟与44窟除了同样以涅槃为中心思想,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都有华严思想的加入,332窟是以中心柱南向面的卢舍那法界人中像,44窟则以中心柱正面龛内绘华严九会等说法会,这可能与南北朝末到初唐时诸学派到宗派的发展有关。

    对于涅槃的发展,除了专研涅槃的涅槃学派之外,又以地论学派与涅槃关系最密切。地论诸师中以净影寺慧远与涅槃的发展最有关系。慧远为法上的弟子,属地论南道派,此派主张佛性本有,认为第八阿赖耶识与《楞伽经》中所谓之如来藏心、《涅槃经》所谓之佛性相同,皆是真如,自性清净。从《续高僧传》记载可知慧远所作章疏有五十余卷,包括地持、地论、华严、维摩、胜鬘等经论,“祖习涅槃”,并曾“七夏在邺创讲十地”,门下弟子亦多擅长涅槃与十地。! 地论宗后来与摄论归入华严,法界人中像是菩萨在登第十地法云地受职时所展现的法身,332 窟尚属于地论发展的阶段,44窟的华严法会则进入华严的阶段。 

      44窟窟门南侧的天请问经变也是较为特殊的一个题材。《天请问经》为玄奘所翻译,从经录所见其注疏有四种,但目前只有一种见存于世,为文轨所撰。" 敦煌经变中始见于盛唐148窟。作为单独经变在中唐,有十例,大多位于两侧壁,与弥勒经变作南、北对应,44窟的天请问经变位于东壁门南侧,门北及两侧壁均为净土变,此一题材加入似乎有些唐兀,且只有一例,可能是尚未成熟的一种形式。但若分析此经内容,与涅槃仍有关联。

《天请问经》为诸天与佛的问答,并以偈颂方式呈现,内容劝人少欲、持戒,并修福。《天请问经疏》批注“少欲最安乐时” 云:“有少欲则有涅槃”;在批注“ 无生第一乐” 时以涅槃为第一乐,故此铺进入44窟或许亦有这方面的考量。

最后更新于: 2015-11-13 00:45
 
敦煌莫高窟中唐时期的涅槃造像
2015-11-07 07:03

敦煌在中唐时期遗存的涅槃像与涅槃经变有四例,分别在莫高窟第4492158 185等窟。" 其中第18544窟为盛唐时期开凿,但壁画大多为中唐时期所绘,故可放在中唐一起讨论,第158窟与第92窟则为中唐时期所开凿。以下先略述其经变内容及窟内的相关造像:

44窟为中心柱窟,中心柱东向面开龛,龛顶及龛内西、南壁绘华严世界及华严九会,南、西、北向面绘千佛。窟顶及四壁上部均绘有千佛,千佛下绘经变图,西壁绘涅槃变,南壁前部绘观无量寿经变,北壁前部绘西方净土变。东壁窟门南侧绘天请问经变,窟门北侧绘观无量寿经变。

涅槃佛

涅槃佛

涅槃佛像

涅槃佛像

涅槃佛

涅槃佛

西壁的涅槃变存有两则造像题榜,出自《佛母经》,可知此铺涅槃经变是依据《佛母经》而绘。画面以涅槃佛为中心,佛身后绘举哀弟子、菩萨各一排,南侧上方绘优婆离上升忉利天向摩耶报丧之情节。

185窟为覆斗顶窟,窟顶四披绘千佛。正壁龛内塑一佛二弟子二菩萨,南壁千佛中央绘说法图一铺,北壁绘观音经变。东壁窟门上方残留一铺涅槃经变,画面剥落严重,但仍可辨识出右胁而卧的涅槃佛,与身后的举哀弟子、菩萨,以及抚摸佛足的迦叶等。

92窟亦为覆斗顶窟,正壁开一龛,内塑坐佛一身,南壁绘观无量寿经 变,北壁绘药师经变,窟顶四披绘涅槃经变,西披绘临终遗教与诸天供养,北披残存西角的涅槃佛上半身,以及摩耶夫人、须跋陀罗与马、牛、鸟等,南披残存西下 角的舍利供养,东披全毁。此窟以窟顶的涅槃经变总摄一窟造像思想,东、西方净土的对应有十方净土的内涵。

158 窟是继盛唐148窟之后在莫高窟开凿的大型涅槃窟,横长方形盝顶。窟顶中央与东、西披分别绘上方、东方、东南、南方、西南、西方、西北、北方、东北等九方净土及千佛、菩萨众,正壁佛床下方中央开一小龛,内塑三佛,壁画绘净土变,与窟顶九方净土合为十方净土。佛床上以全长15米多的涅槃佛作为整窟造像之主尊,南壁塑立佛一身,北壁塑倚坐佛一身,三壁主尊共同构成三世佛。涅槃佛身后绘弟子与菩萨各一排,并有天王及天龙八部;南壁西侧延续正壁涅槃变绘举哀弟子与迦叶等;北壁西侧绘举哀之帝王,以吐蕃赞普为首,说明此铺壁画绘于吐蕃时期;东壁门上绘如意轮观音,窟门南侧绘思益梵天所问经变,窟门北侧绘金光明最胜王经变。

综观上述四窟造像,中唐时期对于涅槃题材的表现以及窟内相关造像配置有对前期的延续,也有其因时因地的开展,关于其中艺术方面的表现内容与形式已有诸多讨论,! 本文希望在前贤的研究基础上,从造像思想的角度出发,对中唐石窟造像在涅槃议题的表现理出一条脉络。

上述四例中,第158窟与第44窟的涅槃题材均表现在窟内正壁的重要位置,可见是其窟内造像之主题,而且一为北朝以来就有的中心柱窟,一为唐代才有的大型涅槃窟,有其代表性。

最后更新于: 2015-11-08 21:54
 
敦煌莫高窟唐代造像
2013-11-03 13:46

 

 (一)唐前期   

 

简介

 

     敦煌在唐高祖武德(619)为唐占有,至太宗贞观十四年(640),其间20余年中央政权对敦煌的实际控制尚不稳定。待640年高昌被平定后,唐朝文化得以向敦煌渗透,直至唐德宗建中二年(781),沙州沦陷,敦煌为吐蕃占领为止,亦有学者这一时期划为初唐、盛唐,莫高窟在这140余年里是造窟最多的时期,石窟艺术发展得到了历史的最高峰。 

 

数量

 

     至唐代,莫高窟崖壁开龛大体形成上、中、下三层,在上层以上及上层以下也开有少许洞窟,中间一层大多为隋以前开造。莫高窟唐代约开造150余洞窟,前期洞窟多集中在上、下两层,其中有纪年窟11个,分别是贞观十六年(642)第220窟、上元二年(675)第386窟、垂拱二年(686)第335窟、延载二年(695)第96窟、万岁三年(697)第123窟、圣历元年(698)第332窟、开元九年(721)第130窟、开元十四年(726)第41窟、天宝七年(748)第180窟、天宝八年(749)第185窟、大历十一年(776)第148窟。 
     第220窟内有三方纪年题记,窟内前壁门上方发愿文载:“贞观十又六年敬造奉”,北壁有:“贞观十六年发次王寅奉为天云寺律师道弘法师”,甬道南壁有后唐同光三年(925)瞿奉达题写的《检家谱》,此外,在正壁龛下,墨书“瞿家窟”三个大字,此窟为敦煌旺族瞿通所造,五代时的题记由瞿通19代孙,天文学家瞿奉达博士重修所题。 
386窟的纪年位于南壁唐代较晚的壁画层下,墨书:“上元二年七月十一日绘记”。第335窟垂拱二年发愿文题记位于窟内前壁上方,另正壁龛外左侧还有一则长安二年(702)发愿文题记。第332窟即《李君莫高窟佛龛碑》所在窟,碑文所记该窟为李达、李克让父子功德,竣工于武周圣历元年,石窟始建时间应更早。 
    第96窟(北大像),据《莫高窟记》,该窟于延载二年由灵隐禅师与居士阴祖创建,第130窟(南大像),《莫高窟记》载,“开元中僧处谚语乡人马思忠等发心造南大像弥勒高一百廿尺”,明确了大像开造时间及主尊身份。
     除上述有明确金爱娜的石窟外,尚有一些依据供养人题记和发愿文作以推断年代的洞窟,有第431窟贞观二十二年(648),第323窟载初元年(689)前后,第217窟神龙年间(705—706),第41窟开元十四年(726),第180窟天宝七年(748),第185窟天宝八年(749) 。石窟形制大致分为方形覆斗顶窟、中心柱窟和大像窟三种。方形覆斗顶窟为唐代前期莫高窟的常见形式,石窟一般分前、后室,前室为横长方形,后室作方形。窟内开龛延续隋正壁开一龛的形式,之后出现在龛内及龛外两侧设方台,塑像置于台上。中心柱窟的形制多遵循前代,部分洞窟的中心方柱背面开龛造涅槃像,如第332窟,为新造像因素。此外,唐代莫高窟还出现了大像窟,即第96窟窟顶开敞,上有木构建筑为顶,正壁造摩崖大像,造像前部木构窟檐。

 

塑像

 

     塑像方面,唐代塑像多为圆雕,少有浮雕影塑。造像空间感大大增加,造像组合常见一铺五身,一铺七身,有一佛一弟子二菩萨,一佛二弟子 ,二菩萨二天王,一佛二弟子四菩萨。主尊佛多做螺发,佛衣穿着有敷搭双肩下垂式、右袒式、半披式、褒衣博带演化式,而以敷搭双肩下垂式 最为多见,主尊中倚坐弥勒佛的出现渐趋增多,体现弥勒信仰的流行,造像的形体比例接近于写实,一改隋代头大身小的造像特征。以第45窟为例,二胁侍弟子分别为左侧年长者迦叶尊者,右侧年少者为阿难尊者,成为唐窟胁侍弟子的固定模式(图104)。对菩萨的表现也达到了莫高窟的最高峰,该窟中的彩塑菩萨塑像堪称莫高窟同类造像中的精品(图105),菩萨束高髻,上身裸,披帛由左肩斜披向右下方,戴项圈、臂钏,下着长裙跣足立于仰莲座上,身体呈“S”形,女性特征的刻画较为含蓄,仪态端庄典雅,神情静穆,加之莫高窟石像上完好的色彩表现,使得肌体及服饰均极富质感。天王进入胁侍行列在莫高窟也发生在唐代造像中,较早的见第334窟。第45窟二天王立于二胁侍菩萨外侧。发髻高耸,身披甲胄,一手叉腰,一手握兵器,脚踏夜叉,其神情的张扬与其他诸像的静谧形成强烈的对比。
     摩崖大像及涅槃大像也是莫高窟唐代造像的新形式,第96、130窟内均塑倚坐弥勒佛像一尊。“北大像”高33米,“南大像”高26米,北大像几经后世重塑,除头部外,原貌多已不存。南大像除右手未重修,旧貌得以保存。涅槃塑像在莫高窟较早见第332窟中心柱后壁,第148窟则为涅磐窟,该窟为 李大宾建于大历十一年,涅槃像长达16米,右肋而卧,围绕释迦有72胁侍,有弟子菩萨及天龙八部。这也是莫高窟唐代规模最大的群像。佛传故事中,将佛生平的经历,大致归为“树下诞生”、“降服众魔”、“树下成道”、“释迦涅槃”几个阶段,围绕佛“涅槃”之后的故事还有“遗体缠布”、“遗体搬运”、“入棺”、“荼毗”、“舍利入城”、“守护舍利”、“舍利之争”、“分舍利”、“搬运舍利”、“起塔”等。
     犍陀罗地区上述围绕佛从降生至涅槃直至被人们筑塔供养的系列图像表现中,对涅槃图尤为重视,这也是信徒对释迦达到禅定最高位灭尽定的推崇所致。佛经中对佛的卧姿有明确表述,床座应朝北,佛陀右肋着床,累足而卧,释迦北首横卧,其头朝向世界的中心须弥山方向。佛涅槃右肋而卧取“狮子卧”法,以示佛主守正念、正心。

 

壁画

 

     壁画方面,由于莫高窟唐代塑像多为圆雕,脱出对墙壁的依附,这为正壁及一龛三壁的壁画表现增加了空间。同时唐代经变画也在隋代基础上发展成熟,产生出诸多一部经一壁画的经变画巨制。唐代壁画的一个鲜明特征是以大幅画面突出主题,主尊多被置于画面中心位置。再就是密教造像于初唐进入莫高窟,也尤为值得关注。
由壁画在窟内的分布状况看,正壁主龛内顶多作说法图及经变画,龛内三壁题材有菩萨、弟子立像及各种经变画,经变内容有维摩诘经变、劳度叉斗圣变等。龛外两侧壁题材有菩萨、弟子、千佛、文殊普贤变等。窟顶表现内容最为常见的是千佛,个别洞窟绘说法图、经变画。四壁中,东壁常见的是不同主题的说法图,亦有少数通壁绘千佛、经变画,再有将菩萨、天王、七佛、千佛等题材作不同组合的构图形式,其中东壁经变画中又以维摩诘经较为多见。
     南北两侧壁,说法图由隋代位于两壁上层变为位居中央的一壁画,取南北对称式构图,四周绘千佛。同类构图还见于对千佛及大型经变画的表现,涉及经变内容有:阿弥陀经变、发话经变、观无量经变、弥勒经变、维摩诘经变、东方药师经变、涅槃变等,其中阿弥陀佛经变表现数量最多,约28壁,反映出弥陀净土信仰的兴盛。这类经变画图像通常的程式为图中心位置为阿弥陀佛,结跏趺坐于池中莲台中,左右胁侍观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四周簇拥诸多菩萨,池中有莲花盛开,并有化生童子由莲中升起,池前有雕栏平台,上有乐队何舞伎,两侧设殿堂、楼阁。在上述形象之外穿插孔雀、仙鹤、共命鸟及彩云、乐器等,创造出一个美好、祥和的净土世界。
   《法华经变》在唐窟中的数量仅次阿弥陀经变,约20壁,此类经变画以《妙法莲华经》二十八品为依据,在隋代以第420窟为代表已发展成为颇具规模的表现形式,唐代《法华经变》多将佛及《序品》设定在画面中心位置,其他各品故事环绕四周。
   《观无量寿经变》变相为唐代新出现的经变画内容,约呈现17壁,其较为固定的图式为:画图中部绘西方净土(图106),两侧以立轴画的形式分别绘《未生怨》和《十六观》。
   《弥勒经变》在前代多表现《弥勒上生经》,弥勒呈菩萨状,戴宝冠,交趾坐于兜率天宫,唐代出现倚坐弥勒菩萨和倚坐弥勒佛,后者是依据《弥勒下生成佛经》,并有许多《弥勒经变》将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和弥勒下生成佛,以上、下两部分的构图形式组成一壁画。
   《东方药师经变》约出现有6壁,依据《药师琉璃光七佛本愿功德经》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而作,前者经变画中心位置着重强调七身药师佛立于宝池中的平台上(图107),两侧绘有十二夜叉、阿修罗,上方饰以彩幡,下方有灯楼、立灯树及乐舞场面。以后一部经为依据的经变画,其中心位置的净土变相与其他经变画相似,只是在主体画面两侧分别绘有药师经中《十二大愿》及《九横死》。
     除经变画外,莫高窟在武周时期出现一些表现佛教史迹和戒律的壁画作品,以第323窟为例,表现的所谓佛教史迹有:释迦牟尼晒衣、阿育王拜塔、张骞西行求佛、康僧会江东传法、吴淞口石佛浮江、杨都高悝得金人等,图像所绘事件中,不乏虚构成分。同窟东壁门两侧壁对佛教戒律予以图示。
     莫高窟初唐第334、321、331、340等窟出现了密教题材造像,第334窟东壁入口上方即第321窟东壁北侧绘有十一面观音菩萨像,第331、340窟正龛外左右两侧分别绘骑狮文殊菩萨和乘象普贤菩萨。有关唐代石窟密教造像中,龙门刘天洞、擂鼓台北洞及莫高窟上述诸窟的造像时间基本可以确定是在开元三大士来华之前,已出现的密教造像题材有金刚界大日如来,十一面观音菩萨及骑狮文殊菩萨和乘象普贤菩萨。
 
五大菩萨-地藏

五大菩萨-地藏
五大菩萨-弥勒

五大菩萨-弥勒
五大菩萨-文殊

五大菩萨-文殊
 
 

二)吐蕃时期造像

 

简介

 

      栖身于青藏高原的吐蕃民族,于8世纪后期迅速崛起,对李唐王朝构成威胁,双方围绕领土征战几十年,代宗广德元年(763)吐蕃军队一度攻占长安,由东向西征伐,陇右沿线各州郡陷落,并于代宗大历二年(767)发起对敦煌的进攻,双方战争持续十余年,至781年敦煌失陷。敦煌被吐蕃占领时期,敦煌所在沙州受瓜州节制,元敦煌县下属13个乡改编为13个部落,实行军政合一的建制,所有僧尼组成僧尼部落。至宣宗大中二年(848),经历67年之后,敦煌复归唐中央政权。吐蕃占据莫高窟约当中唐时期。
      莫高窟营建因战争一度中止近20年,至787年以后渐趋复苏,起初大多是对战前未完工的洞窟进行补修和重修,这类“开凿有人,图素未就”的唐前期遗留窟,经吐蕃时期完工约40多座,除此之外吐蕃时期莫高窟新建石窟约50多个,其中纪年窟两个,分别是滴365和231窟。
     第365窟又称七佛堂,832年至834年间由敦煌地区最高僧官都教授洪辩所建,洪辩于大中五年(851)被唐王朝封为“河西都僧统”,《大蕃沙州释门教授和尚洪辩修功德记》载洪辩:“开七佛药师之堂,建法华无垢之塔”。今365窟上下分别紧邻366窟和16窟,三窟应为一体工程,俗称“三层楼”。依照造窟的一般规律,开造时间上,上层366窟最早,365窟次之,16窟最晚。第231窟原碑《大蕃故敦煌郡莫高窟阴处士公修功德记》,今已不存,敦煌遗书中录有此文,建窟时间在839年。
      吐蕃时期石窟主要分布于南区中部下层及南、北大像之间三层造像之中,石窟形制约为三种,一为方形覆斗顶窟,此类形制石窟数量最多,有前后室,主室正壁开敞口龛,多延续前期造制,少数主龛出现書顶;另一类为涅槃窟,平面作横长方形,書顶,正壁下设佛床,上置卧佛‘第三种为隧道窟,正壁前设佛坛,佛坛后正壁开隧道,供信徒旋绕礼佛。

 

塑像

 

     塑像方面,吐蕃时期的彩塑在组合形方面多继承前期遗制,有一铺五身、七身、九身组合,主尊多为倚坐弥勒佛或药师佛。唐前期出现的大型涅槃造像及密教题材造像,在吐蕃时期再度出现,如第158窟,规模与第148窟相近,只是卧佛侍众均改由壁画方式表现。佛多作螺发,褒衣博带、敷搭双肩下垂式仍是常见的佛衣(图108、图109)。
菩萨造型由前期形体呈“S”形转变为直立而少有曲线变化,此为吐蕃时期风格,在面相、肌肤、饰物等表现上变化不大。

 

壁画

 

     壁画方面,在前期基础上,吐蕃时期的壁画中,密教题材大量增加,有不空羂索观音、如意轮观音千手千眼观音、千手千钵文殊等,壁画在延续前期一壁一铺经变的基础上,演变出一壁三至四铺,题材新增楞伽经变、天请问经变、金刚经变、报恩经变、金光明经变、华严经变、思益梵天问经变等。
     窟内壁画分布,正壁大龛内,窟顶多绘说法图、飞天或华盖。约在唐文宗开成(836—840)以后,龛顶壁画出现瑞像图,数量近40铺。佛教起初不用偶像,只以佛之舍利、佛发等象征物供养,最早的佛像相传为优填王所造,因其像圆满,故称瑞像,这些由佛教传说故事而来的佛像统称为瑞像。莫高窟这一时期出现的瑞像许多留有榜题,如“中天竺波罗奈国鹿野苑中瑞像”,“中天竺摩伽陀放光瑞像”,“天竺国白银弥勒像”等,造像被有序地排列于龛顶。龛壁同前期,多绘胁侍弟子、菩萨,新出现天王像,同期龛壁开始流行故事屏风画,内容与塑像互为关联。龛外两侧对称绘地藏菩萨、观音菩萨、药师佛、卢舍那佛各一身。再就是左右对称各绘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各一身窟顶仍以千佛为主同期千佛中增加了持药钵的东方药师佛形象。
     前壁仍以维摩经变为主,文殊与维摩诘分置于门两侧。此外,密宗菩萨变相内容有所增加,门两侧常见不空羂索观音和如意轮观音各一铺,亦有少量千手千眼观音和千手千钵文殊对称分布。
     两侧壁多有上、下两层,上层绘二或三铺内容不同的经变画(图110),两壁对称构图,故事画一般仍绘于经变画两侧。下层作屏风画或供养人像,屏风画内容多附属上层经变故事。亦有少数表现本生故事或佛传故事。
     在新出现的经变画中《楞伽经变》数量最多,为11铺。达摩时代起就以大乘有宗的《楞伽经》作为禅宗印心,达摩因此有“楞伽师”之称。莫高窟出现的这类经变画是依据北魏菩提流支译《入楞伽经》十卷,或唐实叉难陀《大乘入楞伽经》七卷变相。
    《天请问经变》约出现九铺,这是依据玄奘《天请问经》而作的变相,壁画多附有榜题,以问答的方式表述对社会道德伦理的认知,如“天复请曰:何人名得利,受者名失利,何者坚甲胄,何者利刀杖。”“世尊告曰:施者名得利,受者名失利,忍为坚甲胄,慧为利刀杖。”“天复请曰:谁为最安乐,谁为大富贵,谁为恒端严,谁为常丑陋。”“世尊告曰:少欲最安乐,知足大富贵,持戒恒端严,破戒常丑陋。”
    《金刚经变》约七铺,主要依据后秦鸠摩罗什等《金刚般若波罗密经》译本,画面反映佛在给孤独园法会和须菩提问道变相,藉以阐述如何以“般若”断去烦恼。
    《报恩经变》约出现六铺,依据《大方便佛报恩经》变相,重在宣扬与儒家一致的忠孝思想,在同期经变画中最富艺术表现力。画面居中为《序品》,表现佛说法场面,佛在王舍城耆阇山中与比丘、菩萨、欲界诸天、八部护法等法会场面,其下方有沙门阿难与身背老母乞食的婆罗门子对话,时阿难入王舍城乞食,于城中见一婆罗门子背负老母行乞,若得好食,奉于母,若得恶食,自食之,阿难心生欢喜,偈赞此人。一外道出家人对阿难说,释迦实是恶人,当年逾城出走,令其父王深陷悲痛,为不孝之举,阿难疑惑问及释迦,佛法之中,有否孝养父母之说,佛主熙怡微笑,仍为大众讲述《大方便佛报恩经》,此为《序品》主要内容,也是全部经变画的点题之作。
 

神话故事

 

     画面四角由《恶友品》《孝养品》《论议品》《亲近品》四个故事组成,每品都通过数幅配有榜题的连环画予以表述。
   《恶友品》讲述波罗奈国太子为使众生解除衣食之苦,历经艰辛求得摩尼如意宝珠,恶友出于嫉妒,将太子双目刺伤丢于荒野中,宝珠亦被藏匿,后太子受到帮助,双目复明,劝导恶友,复得宝珠,成其一生大愿。
   《孝养品》讲述波罗奈国王被叛臣所杀,其第三子携夫人、儿子出逃,途中断食,儿子自自愿割肉以救父母之命,此举感动帝释天,而助其一家扭转逆境,击溃叛军。
   《论议品》取自该品波罗奈国鹿女的故事,母鹿产一女为仙人抚养,波罗奈国王钟情该女娶为妻,鹿女孕生莲花,国王以为不祥,后莲花化生五百童子,勇力无穷,安邦兴国。
   《亲近品》取自该品坚誓狮子的故事,狮子坚誓皈依佛法,其金色皮毛为猎人垂涎,遂将其诱杀献皮毛于国王,国王思忖接受此物同助人为恶,遂处死猎人,火樊狮子坚誓,取舍利,筑塔供养。 这些经变故事情节虽流于荒诞,却对人伦、操守有着明确的指向,弃恶向善是其一以贯之的主题。
   《华严经变》约出现五铺,主要表现该经七处九会。九会分别为:初会菩提道场、二会普光法堂,三会忉利天,四会夜摩天,五会兜率天,六会他化天,七、八会普光法堂,九会给孤独园。九会有七处,都是说法场面,以横三纵三的形式组成,变相的下方绘华严庄严世界海,海中有须弥山、田地、莲花、海边绘工具、乐器、鞋帽等,为《华藏世界品》变相。
   《金光明经变》约四铺,主要依据北凉昙无谶译本。画面中央绘佛在耆阇崛山说法场面,两侧以立轴形式各绘一幅变相故事。《思益梵天所问经变》仅出现一铺为第159窟,该经有西晋竺护法及后秦鸠摩罗什两个译本,均四卷十八品,品名相同。该经于《楞伽经》同为禅宗所依经典。画面主要表现思益梵天与网明菩萨以问答形式简述佛教无出生死、无人涅槃等基本论题,在这些新出现的经变画中,诸如《楞伽经变》《死益梵天所问经变》《天请问经变》及《华严经变》等,更多强调的是佛教哲学层面的概念,艺术表现形式较为单一。
 

(三) 张议潮时期造像

 

简介

 

      唐宣宗大中二年(848),敦煌人张议潮率沙州民众推翻吐蕃的统治,河西地区也渐趋收复,大中五年(851)张议潮遣使向唐朝献河西图经、户籍,举州归顺。同年唐王朝在河西设立归义军,授张议潮为节度使。世纪控制地为瓜、沙二州,其家族中先后任此职的有侄张淮深、子张淮鼎、婿索勋、孙张承奉。约910年前后,张奉承在敦煌建立割据王朝“西汉金山国”,在不久后与回鹘的战争中惨败,张氏金山国于914年灭亡,政权转入曹氏家族,此时距唐朝灭亡仅七年。
  张氏家族控制敦煌的时期约在晚唐,由于张氏家族笃信佛教,身体力行,促使莫高窟的营建活动空前高涨,汉僧、吐蕃僧、平民,以至奴婢,只要礼敬佛法者,均可受到优待,并允许在莫高窟留下功德。时莫高窟南区崖面石窟已趋饱和,张氏家族统治时期的石窟营建,主要位于南区南北两端,及穿插于各层之间隙中。开窟约80多个,重修窟宇20多个,其中纪年窟约10各。
      纪年窟中第85窟约建于咸通年间(860—873),由洪辩的继任者河都僧统瞿法荣建造,这也是莫高窟现存经变画最多的大窟之一,俗称“瞿家窟”。第156窟由张淮深建于咸通六年(865),窟内有经变画20多幅及两幅著名的历史人物出行图,墨书《莫高窟记》也出自该窟。
      第192窟由敦煌某社社官朱再靖携30余名社人于咸通八年(867)建成,为一小窟。第12窟约建于咸通十年前后,由倡人索义开建,为一大型窟,第107窟为一小窟,兴建者为张氏归义军小吏藏子之父,及奴婢身份的喜和母女,约建于咸通十二年(871)前后。
      第94窟,为张淮深于广明元年(880)前后营造,该窟依张淮深职衔又称“司徒窟”。第9窟约建于景福元年(892)前后,窟主不详,甬道两壁绘有节度使索勋、司徒张承奉、瓜州刺史李弘定、沙州军使李弘谏等供养像。第196窟由僧人何法师建于景福二年(893)前后,该窟又称“何法师窟”。第138窟由张承奉母阴氏建于光化至天祐年间(898—907),第468窟约建于天祐三年(906)。
 张氏家族时期,莫高窟石窟形制有三种,吐蕃时期方形敞口龛式窟仍较为流行,且为数最多,中心佛坛窟,一般开有较长的甬道主室平面呈方形,正壁前设佛坛,正壁为背屏式直通窟顶,正壁后开隧道。还出现少数中心龛柱式窟,主室平面呈长方形,中心方柱位于正壁,于方柱正面开龛塑像,龛内三壁画屏风画。

造像

 

      造像方面,一铺造像组合多为七身或九身,风格大体延续吐蕃时期,造像规模除中心佛坛窟,坛上群像在尺寸上超过前期,其他龛像均趋于小型化。壁画内容仍以经变画为主,同期密宗图像的大量涌现及供养人出巡图的出现均值得关注。唐前期及吐蕃时期出现的经变画内容仍作主要表现,此外新出现《劳度叉斗圣变》三铺,《降魔变》二铺,《楞严经变》一铺,《密严经变》一铺。
     《劳度叉斗圣变》依据《贤愚经.须达起精舍品》而作,描述佛教与六师外道斗法的场面,画幅左侧为舍利弗,右侧牢度叉,中部为观看斗法的波斯匿王及众臣,经文中舍利弗牢度叉斗法有诸多场面描写,如劳度叉化作大树,舍利弗则化作旋风,将树连根拔起,劳度叉化作七宝池,舍利弗化六牙白象,将池水吸干等。壁画中只对其中某一场面进行设计勾画。
     表现释迦牟尼成佛道之前降服众魔的题材,莫高窟在北魏时期,就以佛传故事的形式表述过,张氏家族时期的《降魔变》,构图与早期相近,人物着装上已有很大变化,大多取自同期中原冠服。
      密教造像在张氏家族时期得到空前发展,第14、54、161等窟壁画均以密教为主,题材有十一面观音、千手观音、千手千钵文殊、如意轮观音、金刚杵观音等,均以成铺的形式表现上述尊像,菩萨造型极富韵律。
     唐代供养人像起初多被列于石窟四壁下方,绕窟一周,约至盛唐时期,供养人的地位在壁画中逐渐重要起来,常被画在甬道两侧,人物面朝主室正壁,以独立写实的画风存在,画幅尺寸逐渐加大,打破了前期千人一面的模式。张议潮控制敦煌后,供养人像的表现倍受重视,供养人的地位及豪华生活得到夸耀,全景写真性的出巡图应运而生。今存第156窟南北壁下方的张议潮夫妇出行图,为唐代供养人画的杰作(图111)。

  南壁出巡图榜题写道:“河西节度使检校司空兼御使大夫张议潮统军除吐蕃收复河西一道出行图”,北壁榜题:“宋国河内郡夫人宋氏出行图”,两幅壁画场面宏大,每幅作品随行仪仗人物多达百余。

最后更新于: 2014-03-29 14:24
 
敦煌莫高窟隋代造像
2013-11-02 09:04

 敦煌莫高窟隋代造像

    莫高窟隋朝时期,马德先生在《敦煌莫高窟史研究》一书中认为由公元589年隋文帝统一南北开始,到唐朝太宗贞观十四年(640)平定高昌并实际控制敦煌止,这期间敦煌的建置一度更迭,先由瓜州下辖,唐武德七年(624)敦煌改属西沙州,后去西字,直称沙洲。
   隋王朝重视与西域各国的经济文化交往,大业时期张掖举办过27国交易会,宰相裴矩亲临主持,敦煌经济、文化在较为稳定的社会环境下得以迅速发展,并以深厚的佛教文化力士积淀,成为河西佛教圣地。
   莫高窟隋窟主要在前期所建石窟群的南北两端展开,由589年至640年的50余年中,建窟近90个,这也是莫高窟历史上造窟频率最高的时期。隋代莫高窟开窟之多,与隋文帝推行较为宽松的佛教政策有关,《隋书》卷三十五载,杨坚即位之年“普诏天下,任听出家,仍充计口出钱,营造经像。”《大正藏》第四十九卷记录了隋文帝对佛教领袖灵藏律师所述:“弟子是俗人天子,律师是道人天子。有欲离俗者,任师度之。”佛教及沙门组织由此得到迅速发展,以致后来的隋炀帝于大业三年(607)下令沙门至敬王者,及大业五年(609)诏汰无德业僧徒。两项政令均因僧侣反对而未得实行。
 隋窟形制主要分为两种:
  中心柱窟,有前后室,前室一般平面呈横长方形,顶作人字坡形,南、北两侧壁通常各开一小浅龛。后室平面作方形或长方形,中央设中心柱,柱身四面开龛,这也是西魏、北周同类窟形的延续,所不同的是中心柱在保留字啊半部为方形四面开龛的同时,上半部已演变为上大下小的圆锥形覆塔,并于其上影塑千佛,如302窟,窟顶画平棋,正壁及南北侧壁各开一龛券龛。
  方形覆斗顶窟,这也是隋窟的主要形制,依据开龛方式的不同又分为两类,其一,为一龛式窟,即只在正壁开一圆券形大龛,此类石窟先有单室形制,如第250、266、304窟等,后演变出前后室的形制,如第436、433等窟。再就是于正壁和南北壁各开一圆券形龛的三龛式窟。三龛式窟一般都有前后室,前室呈横长方形,顶作人字坡形,如第305、420窟(图89)。
  塑像方面,隋窟佛像出现三佛题材,一铺造像已多达七身,塑像体量较大,有的高达4米至5米。第427窟是隋窟中最大的,在后室中心柱前置三铺大立佛,每铺为一佛二菩萨组合。中心柱另三面为三龛说法像。前室南北两侧壁列金刚力士和四大天王,这是隋代造像在北朝佛、菩萨、弟子之处新增造型,也为唐代造像组合奠定了基础。
   第405、404窟后室正壁龛内塑像一尊,呈结跏趺坐,南、北两侧壁则分别绘有倚坐菩萨和结跏趺坐佛,这应是绘塑结合表达的是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佛题材,其中倚坐菩萨应是弥勒菩萨。隋代造像的体态特征为头大、体壮,下肢相对较短。佛衣种类有褒衣博带演化式、通肩衣和敷搭双肩下垂式。菩萨头饰有花蔓冠、桃形三株冠等,上身赤裸或着僧袛支,披帛于两肩下垂,饰项圈和璎珞,下身系长裙覆于脚面。
  壁画方面,莫高窟隋代壁画是一个由故事画向经变画过渡的时期,北朝时期窟内南、北、东三壁分上、中、下三层的构画形式仍沿用,上层多画飞天和凭台,中部画千佛,下层绘供养人及三角形垂帐纹,故事画由前期绘于中层改绘于窟顶人字坡上,题材多为本生故事。其后三层式构画又演变为二层是构画,即上层画千佛,下层画供养人。随着故事画的减少,代之而起的式经变画和说法图,这也是唐代壁画的特点,经变内容有《维摩诘经变》《法华经变》《药师经变》《涅槃变》《弥勒佛上生经变》等,计39幅,这类经变画多被安排在窟顶。说法图则多绘于三壁上层,每壁安排一幅或数幅,原有千佛的表现有所减少。经变画是大乘思想兴起的产物,隋代壁画中的经变多为表现一部经中的一品或数品,其中《法华经变》主要有《序品》《方便品》《见宝塔品》《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等,第420窟顶的《法华经变》在莫高窟同类题材中最具规模。
  窟顶四坡各有主题,北坡为序品,描绘佛主聚集诸乘弟子于灵鹫山,并讲演《法华经》的盛况。西坡为《方便品》,例举有多重成佛之道的方便法门,如四众布施、施象队、施驷马宝车、施音乐舞蹈等。南坡《比喻品》,以“三车火宅”之喻,来比作三乘弟子的成佛之道,画面描绘了火起中的奢华大宅,虎狼毒蛇四处奔逃的情景,用以象征人生如居于火宅,险夷无常,图中长者以三车救助诸子逃离火宅,最后诸子归集于白牛车,象征小乘、中乘、大乘这三乘弟子的成佛之道,与逃离火宅的方法和目的是相通的,以显众生皆可成佛之道,最终都是归于成佛的一乘之教。东坡为《观音普门品》,描绘观音菩萨化身度人的诸多场面,如观音救度落难商队,救度海中身处险境的乘船人等。
《维摩诘经变》有著名的《文殊师利问疾品》,表现文殊菩萨与居士维摩诘对坐辩论的情景,有第423、417、420窟等。《涅槃变》在莫高窟较早见于北周第428窟西壁北侧,这是与释迦牟尼诞生、降魔、说法相组合,以佛传故事形式出现。隋代涅槃图是以独幅形式出现,见第427、280、295三窟。
  涅槃像在印度约出自2世纪前后的犍陀罗地区,大藏经《增上部》在描述死者的卧法时讲到,仰卧位死者卧法,左肋向下卧为爱欲者卧法,右肋向下卧者为狮子卧法,佛主释迦涅槃为右卧,枕右手,双目紧闭,有头光而无身光。汉地涅槃佛的姿态呈右卧,但在云冈如第11、35等窟也出现左卧涅槃像,与经典所述不符,哀悼佛主的圣众多为比丘。莫高窟第295窟的涅槃图对此表现的极为生动,举哀弟子环立于佛主身后,表情刻画鲜明,嚎啕欲绝,悲恸婉转之情各异。
 《弥勒上生经变》画面表现在兜率天宫说法的弥勒菩萨,以须弥山上是五间多层大殿象征兜率天宫,弥勒菩萨交脚坐于狮子座上,左右胁侍立四菩萨,宫殿为三层阁楼式建筑,内有天王、天女奏乐和舞蹈,两侧有菩萨说法授记。画面为横长条形,如第416、423等窟。《阿弥陀经变》见于第393、433窟,主体为表现列坐莲花座之上的西方三圣,中央为阿弥陀佛,两侧分别为观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周围有众沙弥和菩萨簇拥,宝池中间有莲花和化生童子,飞天于空中歌舞,西方净土境界已跃然成型。
 《药师变》是以《佛说药师如来本愿经》为其创作母本,建第436、433等窟,主要表现药师琉璃光佛和左右侍立的日光菩萨、月光菩萨,在三尊像的两侧跪有十二药叉神将,主尊前方置药师灯轮,以示遭厄运者可以得渡。药师佛是佛国医王,发愿要解救众生,凡是敬药师,闻其名号者,均可不入畜生和地狱道,脱离众生之病源和无明之顽疾。这对安抚当时人们的精神起到极大的作用。
 
东方三圣木雕

东方三圣木雕
东方三圣药师三圣彩绘

东方三圣药师三圣彩绘

最后更新于: 2013-11-30 08:29
 
西千佛洞第12窟啖子本生与劳度叉斗圣变
2010-10-15 16:00

   中心柱窟,该窟坐北向南。石窟初创于北周时代,经隋、唐、回鹘各代重修。中心柱南面开圆拱龛,存民国时期重修塑像三身,其余三面不开龛,分别在北周、盛唐和回鹘期画说法图及千佛列像。窟室东壁前部人字披下存北周如来立像一身,虽然两臂有些残损,但扁平的肉髻,丰圆的面部表现,以及宽厚的肩部塑造,都和莫高窟北周期的塑像一脉相承。惜两胁侍和对面的塑像都已不存。

  南壁两侧画劳度叉斗圣变啖本生故事,画面分上下两段,自内向外连环画的形式展开。南壁西侧画啖子本生故事,故事说啖子携盲父母入山,每日采果汲水供养父母。一日国王狩猎,误中正汲水的啖子。盲父母由国王牵引到啖子处,手抚啖子悲痛欲绝。后天神施药救得啖子,盲父母亦重见光明。画面构图严谨,各场景间相互关联,残存的榜题是研究本生故事发生和发展的好资料。

alt

 西千佛洞第12窟啖子本生

 

在莫高窟,劳度叉斗圣变最早见于初唐的第335窟,而盛于晚唐、五代。虽然壁画多处残损,而且还有烟熏的痕迹,但是在同类壁画中,是包括莫高窟在内的最早的作品。

 

 

最后更新于: 2013-11-30 08:42
 
榆林窟第4窟神秘的藏密诸尊
2010-10-15 15:31

   覆斗顶方形窟,窟顶壁画大部分已毁,仅存十方佛中的三身。窒室中央置方形佛坛,塑毗卢遮那与四方佛和四明王像。南北壁中央各画曼荼罗幅,左侧画说法图,右侧画绿度母和白度母曼荼罗。绿度母头戴花冠身周身绿色,着胸饰、臂钏等璎珞佩饰,自身后至两肩处画两枝莲花,两腿一屈一盘半跏趺坐在宝座上。在主尊两侧,六身和主尊相同的菩萨分坐左右。下方中央画一龙缠绕莲茎,两侧花丛中二明王一白一青分立左右。像这样的度母像属于藏密佛教,用色以绿、青、红、白色为主,大胆而热烈。山石树木已完全图案化,具有很强的装饰意味。特别是说法图中的如来,肉髻人三角形,头部上宽下圆,两肩作法肩式,已呈现出典型的藏密系统佛教的特征。与元代的莫高窟相比,榆林窟好似更盛行藏密系统的佛教。

4ku

最后更新于: 2013-11-30 08:50
 
榆林窟第3窟金刚界与胎藏界曼荼罗
2010-10-15 15:07

   穹隆顶方形窟,窟室中央设佛坛,坛上塑像为清代重修。窟顶画金刚界曼荼罗,主尊为毗卢遮那,四面画阿閦、阿弥陀、宝生、不空成就四佛。圆轮外画菩萨及忿怒尊、法轮、对鹿、幢幡等。

   窟室东、南、北三面各画三幅曼荼罗或净土变。东壁北侧画千手千眼观音曼荼罗,其中以南面的51头观音曼荼罗最具特色。在一个椭圆形的画面内,观音菩萨51面分9层垒作塔形,四址大手分别持各种宝物,而宝物的表一却不同于其他的千手观音,以花树、农具、生产场景来表现。其中有犁、锄、斧等生产工具,也有舂米、打铁、酿酒、耕作寺生产场景,是我们研究西夏时期社会生活的重要资料。南北壁侧画胎藏界曼荼罗和金刚界曼荼罗。这两幅曼荼罗属于正纯密教的绘画,不仅在敦煌,就是在我国的佛教绘画中,像这样严格按照密教教仪轨会制,而且保存完整的两界曼荼罗还不多见。

alt

 

榆林窟第3窟西壁門南仙  普贤变局部

   窟室西壁两侧画文殊普贤经变,经变场面宏大气势非凡。画面上方,云雾山峰间宫殿楼阁鳞次栉比,下方是浩淼无边的海水,文殊、普贤二菩萨骑狮坐象居海中央。再下方画菩萨的众眷属,人物布局或聚或散,形象描绘不拘一格。在文殊经变的左侧,也画玄奘取经图。玄奘作礼,悟空合掌,身后的白马上,包裹着的经卷熠熠放光,示玄奘已取经归来。像这样的玄奘取经图还见于第2、29以及东千佛洞的第2窟。

alt

安西县榆林窟第三窟的西夏壁画——玄奘取经图

最后更新于: 2013-11-30 08:55
 
榆林窟第25窟吐蕃时代的代表作—阿弥陀与弥勒经变
2010-10-15 14:40

   第25窟位于榆林窟东崖二层,由前后室组成,主室覆斗顶已经塌毁,方坛上的塑像仅存清修如来一身。窟室坐东向西,南北壁画阿弥陀净土变和弥勒净土经变。弥勒变的主尊弥勒佛,在山水树木的掩映下于龙华树下三会说法,两旁有众菩萨及天龙八部围绕。

最后更新于: 2013-11-30 08:58
阅读全文...
 
榆林窟第2窟水月观音经变中的玄奘取经图
2010-10-15 14:08

玄奘取经图

       榆林窟第2窟坐落在东崖下层,坐东向西,覆斗顶方形窟。窟内中央设佛坛,塑清代重修文殊菩萨像及其眷属像七身。这些塑像虽经后代重修,但整体保存尚好,在基本不见有明、清两代塑像的敦煌是十分珍贵的。正壁中央画文殊菩萨及释迦涅盘、观音救济诸难,两侧及南北壁画释迦说法图八幅。说法图的构图大体相同,主尊释迦均右手上举,左手或置腹前或伏膝上,偏袒右肩坐须弥座上。两侧左胁侍文殊手持如意,右胁侍普贤手执梵夹,周围有阿难、迦叶等十大弟子、四大天王众眷属围绕。与敦煌莫高窟说法图不同的是,还有头戴幞头身穿长袍的俗装人物夹杂其间。
       东壁南北两侧各画水月观音,在巨大的月轮映衬下,观音头戴花冠,发披两肩,一手拄地一手于膝上持念珠,两腿一屈一盘坐山石上。石旁泉流莹映,空中云飘雾绕,其前有水瓶柳枝。在画面的左下角,还有一人双手合掌在遥礼观音。东壁北侧的水月观音,水流对面画的是玄奘取经图。玄奘身披袈裟双手合掌正遥礼观音,身后是猴脸的孙悟空和白马(已变色)。据玄奘记载,在赴西天途中,每当人困马乏不复能进之时,玄奘便卧沙中默念观音。加上玄奘赴西之时又取道安西,所以说率奘取经图的出现在水月观音中绝非偶然,应该和玄奘西行取道安西以及途中勤礼观音相关。

alt

alt

最后更新于: 2014-02-24 08:45
 
莫高窟第465窟惟一的藏密洞窟
2010-10-15 11:51

   第465窟位于莫高窟北区最北端,由前后室组成,前室覆斗形天井,四壁壁画大部已失,仅隐约可见佛塔壁画及游人胡定乱画的题记,现仍可辩识的有至大(1308-1311)、元统(1333-1334)和至正(1341-1367)题记多则。1908年2月伯希和到访敦煌时曾进行过详细的调查记录,并从该窟和长464窟中窃走藏经洞(第17窟)封闭以后的经卷数百卷,其中还包括相当数理的回鹘语写本。

  主室也呈覆斗形顶,窟室中央设圆形5级佛坛(现存4层),塑像已不存,四壁画无上瑜伽系守护尊的护法尊,其中东、南、北三壁及天井保存较好,惟西壁剥落严重图像已无法辩识。

  主室天井中心画大日如来,头向东方(门口),偏袒右肩作智拳印。东面阿閦如来,肌肤青色,偏袒右肩作触地印,结跏趺坐于象座上。南面宝生如来,肌肤呈现褐色,右手掌心向外置右膝旁作印,左手置腹前,结跏趺坐于迦楼罗座上。西面无量寿如来,肌肤红色,偏袒右肩,两手于腹前作禅定印,结跏趺坐于孔雀座上。北面不空成就如来,肌肤绿色,偏袒右肩,右手上举左手于腹前持钵,结跏趺坐于马座上。

  四如来的方位与自然方位相合,意指四如来各居东南西北四方世界,有众眷属围绕,从而构成了一个多彩的曼荼罗世界。四壁画大幻金刚、金刚牝豚、大悲空智金刚、怖畏金刚等忿怒尊像,或多面多臂,或男女相拥,并于各曼荼罗下方画84成就者尊像,给人以望而生畏的感觉。根据窟内的壁画内容和游人题记,第465窟致开凿在元代晚期,但是,就壁画的内容和题材而言,是研究藏传密教的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料。

alt

敦煌 465窟 不空成就佛 肌肤绿色,偏袒右肩,右手上举左手于腹前持钵

alt

敦煌 465窟 无量寿佛 肌肤红色,偏袒右肩,两手于腹前作禅定印

最后更新于: 2013-11-30 09:06
 
<< 首页 < 上页 1 2 3 4 5 6 下页 > 末页 >>

第1页(共6页)

最快新闻

五百罗汉之金首尊者
金首尊者,即金头仙人,又称作劫比罗仙,迦毗梨仙、紧闭罗仙、迦夷罗仙、迦比罗仙,全称迦毗罗大仙,意译为黄头仙、龟种仙、金头仙、赤色仙等。他本是印度的外道之一,后来弃恶从善,皈依佛教。
所谓外道,就是佛教之外的修行者,《三论玄义》卷上的解释是:穷尽天地的至妙道理,达到内心清净无垢,就是佛教正道路;脱离佛教理法,做无益的幻想就是外道。金头仙人原是脱离正道的修行者,他主张“执有”,将易朽的物质当成追求的目标,所创立的派别被称为“数论部”。
金头仙人自以为法力高深,常常口吐狂言,不把佛教放在眼里。有一次,他听说某处正在举行盛大法会,特意带领弟子前去辩论。然而一经论辩,他的观点立刻相形见绌,结局自然是大败而归。
通过这次辩论,金头仙人终于认识到自己所持理论的局限性,从此他皈依正法,经过勤奋修持,终于获得正果。

莆田市大庄严佛像工艺有限公司是专业的铜雕佛像铜雕神像,生漆脱胎佛像,玻璃钢佛像生产厂家,有需要订制脱胎佛像,铜雕神像,铜雕佛像,玻璃钢佛像的高僧大德请来电咨询,本司铜雕佛像,铜雕神像,生漆脱胎佛像,玻璃钢佛像产品工艺精甚、质优价廉,欢迎选购!咨询电话:18250538888.

以上信息由莆田市大庄严佛像公司整理提供

点击查看更多五百罗汉像